对张扣扣的同情实际上是对官民矛盾的体现与对公平的渴望
您已经看过
[清空]
    fa-home
    典型案例法院司法解释行政管理名人法学强制执行暴力犯罪民事诉讼检察院互联网食品安全优惠券婚姻家庭
    当前位置:法律巴士>随笔杂谈>其他杂谈>对张扣扣的同情实际上是对官民矛盾的体现与对公平的渴望

    对张扣扣的同情实际上是对官民矛盾的体现与对公平的渴望

    其他杂谈lawbus2019-01-15 22:261930A+A-

    张扣扣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案于2019年1月8日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张扣扣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虽然其当庭表示上诉,但是从法律角度看,法律巴士(www.lawbus.net)认为二审肯定会维持原判。俗话说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天经地义。除夕当天连杀三人,且是故意、早有预谋,无论从专业法律还是通俗道理角度,张扣扣都只能是死刑。但是网络舆论大有同情张扣扣的,有人主张重判免死,甚至有人对其支持鼓励,原因在于张扣扣是为母复仇。其实为母复仇只是同情张扣扣的表面原因,深层原因乃是官民矛盾与大众对公平的渴望。

    官民矛盾

    古时官员是百姓父母官,现代官员是人民公仆。但是现在的实情是官民之间有巨大矛盾,普通百姓对官员甚至对普通公务员的态度都是厌恶、不信任的。但是这个矛盾也很滑稽,普罗大众一方面对公职人员恨得咬牙切齿,一方面又拼命考公务员。

    在张扣扣的母亲死亡这件事上,正好王家的长子王校军在案发时任当地的庙坝乡政府任党政办主任。基于王校军的身份,基于对90年代的政风与司法环境的认识,大家当然认为王家是使用了某种“手段”的。尤其张扣扣的父亲张福如在接受央视采访时称当年主张的25万赔偿款,法院只支持了9639.3元,而除了丧葬费8139.3元,实际拿到的只有1500元,更加深了这种猜测。

    无论是1996年还是2018年,王家代表的是“官”,张家代表的是“民”。因为“官民”的对立,而绝大多数网民属于其中的“民”,自然的产生了心理站位。

    对公平的渴望

    在不知道1996年纠纷的真实情况下,基于上述心理站位,当然认为当年的处理对张家是极不公平的。现在的公民,包括很多普通公务员,都有过维权经历,有的时候真的很难正常维护自己的权利。基于这种经历,张扣扣的行为无疑让人感到很解气。仿佛张扣扣成了正义的化身,帮自己伸张了公平正义。对张扣扣的同情,实质是对公平的渴望。

    其实在90年代,乃至现在,乡里面争水、争田、争地,邻里之间有纠纷甚至结下几代世仇屡见不鲜。这种纠纷小则口角相向,大则武力相加,很难去断定谁是谁非,通常是村上协调,除非是情况重大,很少有行政力量或者司法力量介入。而张扣扣选择为此夺取三条人命,造成的只能是两个家庭的惨剧。

    试想,如果张扣扣有成功的人生,不说有多大成就,哪怕有一个温馨的家庭,有妻儿相伴,想必他也不会选择复仇吧。


    传送门:中央政法委长安剑《张扣扣杀人案:这里只有违法犯罪,没有侠义恩仇!》

    本文链接:https://www.lawbus.net/articles/758.html

    除作者为转载以外,本站文章均为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法律巴士

    支持Ctrl+Enter提交
    Copyright © 2011- 法律巴士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PHP| 湘ICP备15020296号| 联系我们
       

     湘公网安备 43011202000214号